徽州像素之黑白山水

来源:2018-03-26 10:35:45

(资料图片)

□沙奇志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在我大中华的版图上有着这么一块神奇的地方——徽州,方圆9800余平方公里。自秦置郡县2200多年来,它静静地坐落群山环抱之中,坐看春来秋去、品鉴古往今来。

从南北朝时期的梁武帝对“新安大好山水”发出由衷赞叹起,无数文人墨客和高人雅士把古徽州咏诵和吟哦得千姿百态五彩斑斓。或秀美山水,或厚重人文。古老的徽州,像一位掩映在薄雾之中的少女,随烟霞而魅惑,随山水而缠绵。尽管心境不同视角不同笔触也千变万化,但徽州的古朴徽州的神奇徽州的瑰丽则是亘古流传的主题和内核。

在常人的眼里,绿色当是徽州最基本的色彩,整个地区近80%的森林覆盖率不仅滋养着丰富的生态系统,而且也葱绿了整个徽州的天空。然而,在我看来,黑白,当是徽州最真实最核心的色调。

黑白,最原始不过的颜色,最纯粹不过的搭配。既没有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妖艳,也没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碎,最是简单最是随意最是淡雅,然而,即便是这种最为简约的色彩也被古老的徽州诠释出最浓烈的韵味,进而营造出古徽州别具一格的地域特色和冠绝天下的人文格局。

黄山,古称“黟山”,“黟”本为“黑”,去过黄山的人都知道,黄山石多为黑青色,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远远望去,山色如黛,厚重苍阔。站在险峻秀美的黄山诸峰,“他山青点点,远水白凄凄”,想必你会有如同唐朝岛云和尚对于黑白山水同样的深切感受。地处休宁境内的齐云山,原本号称“白岳”,想必因有“洞天福地”白岳岭而得名,虽然我至今没能真正弄清与福建武夷山、广东丹霞山、金鸡岭并称为“中国四大丹霞奇观”的齐云山为什么会有“白岳”的名号,但两座名山典型的“黑白配”大体也可算作是徽州大地简约典雅风格的原始印证了。

倘若上述结论多少有些牵强的意味,那最有说服力也最具代表性的黑白山水莫过于徽州的民居了。散落在山林溪水古道野渡之间的那些古民居,一律的白墙、青瓦、马头墙,千百年来,一直安静、闲适,一直古朴、厚重,与林的葱绿花的艳丽山的雄伟水的清澈路的悠长形成巨大反差,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它们是“徽州文化最具原生态和直观性的物化遗存,是徽州文化形式最典型、内涵最丰富的活性载体。”古往今来,无数看客无不为之折服为之倾倒。

黑白山水,山水黑白!我以为,徽州大地的精妙之处不仅仅在于黑白山水在构图上的绝佳搭配,更在于由黑白而孕育因山水而丰盈的文化内涵。

且不说以道教文化为主旨的黄帝文化,也不说以摩崖石刻、历代楹联组合为代表的黄山文化,单是以黑白色调为主题、以人居文化为内核的古徽州建筑文化就已经是名闻遐迩享誉天下了。

徽州,群山环抱,典型的山地环境为造就独特的徽州建筑文化提供了坚实厚重的自然基础。“贾而好儒”的徽商们将各地优秀的建筑因子带回徽州,并不断注入自己对建筑布局结构和装饰风格的理解,结合徽州山地特征,对徽州民居的建筑风格进行改良,逐渐形成独具特色的徽派建筑风格和建筑文化。如果说,独特的山地特征影响甚至制约了徽州地区建筑风格的演进与发展,但我更愿意说,正是这一山地特征造就了徽州地区独有的建筑文化特色。因为有“七山一水一分田”的局促,才有了“一分道路和庄园”的别致;因为山地特有的阴冷潮湿,才有了“吊脚楼”的浪漫和“楼上厅”的雅致。

然而,徽州人的睿智还远不止如此,他们利用周边错落的山形和溪水的走势,把建筑与山水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依山者因山而建,临水者沿水而筑,建筑群落与周边环境和谐共生,在建筑群为主的地方,园林是建筑物的补充,在园林占主体的地方,建筑物是园林的点缀,并由此创造出了举世闻名的水口园林。与北方严肃端庄的“四合院”相比,徽派建筑在立体空间上也有较大的灵活性,呈现出丰富多彩错落有致的群体空间形象;与同样是聚族而居的福建土楼相比,徽派民居少了些封闭与保守,多了些包容与开放;与小巧玲珑的江南园林相比,徽派民居用料更为粗壮健硕,整个建筑也显得更加雄伟高大、更为立体丰满,更加贴近自然。

沧海桑田,洁白的墙壁多被岁月侵蚀得灰白,屋顶的青色小瓦也被风雨染得黝黑,但就是在这斑驳的灰白与黝黑中,你分明可以触摸到徽州历史的悠远与厚重。徽派建筑的整体美感还与徽州人对建筑线条和色调的拿捏和运用关系密切。错落的黑色墙线如竖琴的琴弦一般精美,而片状的洁白底色则如大写意画作一般隽永。线条的黑黑的凝重,墙壁的白白的灵动,在随意的搭配中显现出无上的智慧,重复不觉其厌,众多不觉其繁。

马头墙,当是徽州民居最具特色的造型了。本是基于防火需要设置的封火墙,在徽州人的手中也变成了一件富于变化的艺术品。它高于屋面及屋脊,并以逐渐跌落的水平线条状收顶,经过装饰美化,其造型如高昂的马头。与其他建筑的风格不同,徽州民居的外观朴素简洁,一般不加浓漆重彩,多是在门楼、门罩、柱础、梁架、隔扇等处配置各种精美的砖雕、木雕和石雕,由此而诞生了享誉世界的“徽州三雕”。

有文称:徽州人“慎于村落选址,巧于山水调适,善于空间规划,精于房屋建筑,乐于美化装饰”。人之居宅,大须慎择,大抵是受朱熹理学思想的影响,徽州人从选址开始,便用古老的“风水”之说把人与环境的和谐共生理念贯穿于建筑过程的始终。正是徽州人顺应自然、亲和山水的自觉意识和关爱自然、物我共荣的伦理守则,使得他们在创建黑白家园的同时创造出内涵丰富魅力无限的人居文化。这才是蕴含其中又超乎其外的徽州文化的主旨和精髓,也才是黑白山水带给我们的无穷享受和启迪。

在斑斓的大自然里,黑白当是本色!黑是休眠的符号,白是生机的象征。黑与白的每一个交织,便构成一个完整的时光链条。徽州人就生活在这由黑白构成的世界里。

在缤纷的大自然里,黑白当是母色,生万色。在至大至简的黑白世界里,春花秋月、夏荷冬雪,徽州大地所有的灿烂所有的娇柔全都成了点缀和陪衬。徽州,占得好山水,自成清华居!在苍翠的深林间,在如黛的山色里,在清澈的溪水边,黑白是最淳厚的底色,黑白是最抢眼的田园风景,黑白是最深邃的中国画卷。

也许,简约的黑白太过单调太过素雅,但敢于并愿意安然地坚守简约之下的那份从容和自信,才是徽州人可贵的精神品质。纵然是残垣断壁荒草冷月,那也是一份凝重的历史;哪怕是老树斜阳白发渔樵,那也是一份难得的野趣。在这注定浮躁注定雷同注定喧嚣的世界里,也许正是这样的特立独行,古老的徽州才会如此的令人神往;也许正是这样的孤傲矜持,才会让纯正的古徽州血脉得以永续流淌。眼中有大美者,心中必有敬畏和惜缘!既如此,那就让这份简约的黑白在五彩纷呈的大千世界里静静地绽放,让古徽州的田原牧歌在大中华的崇山峻岭间余音绕梁!  (沙奇志)

(作者系安徽省司法厅副厅长)